第九百八十章 主宰权柄

  目光,是一种玄妙的力量。

  残面的目光,可侵袭天地虚无!

  神灵的目光,可影响万物众生!

  而主宰的目光,能断绝古今,形成割裂!

  尤其是配合每一尊主宰自身的权柄,能爆发出堪比神灵之力!

  毕竟主宰,是修士体系里的天山,更是一种极致的升华!

  初踏者,能与神火正面交战。

  巅峰者,更可堪比无暇。

  浮邪虽初踏,也如神临!

  于是此刻,在浮邪的目光下,在其特殊的权柄里,许青脑海轰鸣,灵魂出现窒息之感!

  窒息,并不仅仅可以体现在呼吸上!

  当体现在灵魂的时候,会有一种如被抹去之意!

  那是孤独,那是黑暗,那是绝望!

  许青混身一震,体内墟土所有神权,无论痕迹深浅,都在这一瞬齐齐闪耀,肉身更是浮现水银光泽,全面爆发,对抗这目光

  的同时,他也急速的倒退,神知散开,欲融音中挪移,同时更是取出炎凰的羽毛!

  要去传讯!

  可冥冥中,传来咔嚓之声!

  仿佛有什么锋利之物,在这一刹那,以某种超出理解的方式,霸道无比的剪碎了他与外界一切联系!

  许青心神波澜,收起羽毛,退后速度更快!

  而此刻,邪生圣地内,密室内盘膝的浮邪,其头顶出现了一把璀璨浩瀚的剪刀!

  此剪刀古老,无尽沧桑,散着浓浓的岁月之意,更有恐怖之威升腾!

  接着,身体百丈之高的浮邪,缓缓站起了身!

  他的起身,使得乾坤轰鸣,风云色变!

  百年前,邪生圣地具备王族血脉的他,在蕴神巅峰之后决然选择闭生死关,冲击主宰境!

  此事传遍所有黄级圣地,被无数人瞩目!

  因为主宰…即便是在圣地内,也都是一方之主!

  能成功者,凤毛麟角!

  尤其是对邪生圣地而言,更是如此!

  邪生圣地原本在黄级圣地内,只能算是末流,多少年来都是其老祖一人凭着主宰巅峰战力独自支撑!

  很多时候,如被束缚了手脚!

  于是在邪生圣地的心里,浮邪闭关,可以说是最重要之事!

  一旦成功,那么邪生圣地的地位,也将有所提升!

  所以若非这一次降临望古的法旨,是他们不可抗之命,他们也不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到来!

  尽管不得不来,但对于邪生圣地而言,浮邪闭关之事,依旧是他们族群的重点!

  自身不去惊扰,更严禁外界干扰!

  故而对于外界之事,这位闭关百年全身心沉浸在突破之中的浮邪,并不了解,他只是在多年前一次苏醒里,知晓未来圣地要降临望古,执行法旨之事!

  对于望古的信息,他还停留在之前的认知上!

  直至此刻,唯一血脉子嗣的死亡,形成的心悸与因里,波澜了他处于沉睡之中的

  心神!

  说不清是福是祸!

  福,是因他实际上在数年前,就已经踏入到了主宰的门槛内,可气息与威压陷入混沌,如身在轮回里!

  周而复始,不得苏醒!

  此事外人无法帮助,只能依靠他自己去挣扎!

  唯有苏醒,才算真正晋升!

  几乎所有主宰,都会经历此事,这也是凝聚自身权柄的过程!

  所谓权柄,与神权类似,但本质不同!

  一般来说,都是在主宰这个境界所独有,但偶尔也会有一些绝世天骄,能在蕴神就获得,只是极为少见罢了!

  至于获得权柄的过程,有的苏醒只是瞬间,有的需要百年乃至千年更久!

  所以这波澜的出现,所形成的牵连,化作了血脉的杀意与愤怒,契合了他的权柄,使得他终于苏醒!

  至于祸…则是子嗣的死亡,以及权柄提前苏醒后,所形成的瑕疵!

  但无论如何,这一刻的他,已是主宰!

  睁开眼,凝望了虚无,破开了因果,追寻心中所感!

  如他所说,他……看见了许青!

  外界虽陌生,但结合曾经的认知,他明白圣地已降临到了望古!

  至于杀自己子嗣者的身份,他不知晓,也没有必要去认知!

  因为无论对方是谁,这一刻都是他必须要击杀的目标!

  唯有这般,才会修补心境,使瑕疵权柄得以圆满!

  这与他的道相关。

  尤其是他目中所看身影,虽被自己以族群曾经的绝巅大帝遗宝剪断了与外界的联系,但却以一种诡异之法急速隐匿,所以浮邪没有任何迟疑,向前一步走去!

  这一步,落在他闭关的密室内,却波澜了天地,撬动了命格,其身影刹那消失!

  循着血脉的指引,循着目光的冥冥锁定,他一步落下的刹那,已然出现在了许青的千里冥域内!

  现身的一刻,这里的规则有了主,法则成了奴!

  望古的天道,虽因望古意志的影响,对当年离去的圣地有排斥,但对于到了主宰层次的大能…无论来自何方,都是迎合的!

  因为当年的那些天道,被创造出来本就是为了修士而服务!

  所以身体落在这千里冥域的瞬间,天地内臣服的规则与法则,成为了浮邪心念的载体,就好似他化身了天!

  他的意,成了天意!

  他的念,成了天念!

  他要封印此地,那么此地瞬间封印!

  他要灭杀许青,那么许青的四周,杀机轰然爆发!

  这些杀机,是天意所化,是浮邪之念所具!

  本是无形!

  可无数的无形杀意汇聚在一起后,因浮邪意志的融入却成为了有形!

  于是许青的前方出现了一根拥有五节指骨的红色手指!

  这手指一出,四周的一切仿佛凝固,就连思绪也都被压下,海水都不再波澜,唯有极致的杀机,在这一刻撼动所有!

  一动之下,就向着此刻心神波澜万丈,身躯急速倒退,飞速欲融入音中的许青那里,蓦然一按!

  所过之处,海水爆发,天意爆发,杀机爆发!

  一按之下,恐怖的威压,可怕的杀伤,以一种不可阻挡,不可抵抗的气势,临近许青!

  影子哀嚎,神藤碎裂!

  月光碎开,音权黯淡!

  九黎也好,大玄天甲也罢,所有的手段全部失去了效果!

  那根手指,仿佛命中注定,直接落在了许青的身上!

  轰。

  他的一切阻碍,都失去了作用,他的一切神通术法,都随之碎裂!

  所有,似乎都没有了意义!

  排山倒海之力,席卷毁灭之威,以摧枯拉朽之势,轰击他的全部,要将其灵魂撕裂,要将其肉身崩溃!

  要将他,形神俱灭。

  许青全身轰鸣,身体被风暴横扫,骤然倒卷!

  但却并未崩溃。

  这一幕,使得走入此地的浮邪,目中露出一抹异芒!

  “原来如此!”

  而许青那里,虽肉身没有在那主宰一指下崩溃,可却有大口大口的鲜血,从他嘴里喷涌!

  肉身更是出现了一道道裂缝,―缕缕仙银,从裂缝内溢出,如血一样融入海水内!

  这些裂缝,不是主宰一指碎出,而是本就存在于许青的身上,哪是残面血肉由仙银的缝合痕迹!

  也是许青身上的封印所在!

  主宰一指,虽无法碎灭他的肉身,但可以让他被仙银黏连的肉身,出现重新分离的征兆!

  他的身躯,终究还没有完全融合!

  这也是为何,七爷告知许青,他肉身如今的防护程度在主宰之下的原因!

  此刻,肉身碎裂的剧痛,如风暴在脑海爆发,撕裂他的感知,摧毁他的思绪!

  使得许青身体颤抖,无法形容的痛苦,蔓延全部!

  但更让他双目赤红的,是其灵魂上的撕裂之感!

  生死危机,更是在这一刻强烈升腾!

  但许青这一生,经历生死不少,如现在的情况,并不陌生,他明白越是这个时候,就越是要冷静!

  于是强忍着来自身与魂的摧残,咬牙之下,音之神权爆发,整个人终融入音中,急速远去!

  “离开这里,想办法对外传音。”

  但在主宰的亲临中,许青即便是再强悍,也终究有限,此刻虽融入音中遁走,可随着浮邪目光落去……冷漠的声音,从浮邪口中传出!

  “抹去!”

  这是浮邪的权柄之力。

  这两个字出口的刹那,千里范围内的一切音,都瞬间消失,这不是被夺,也不是被掌控了音权,而是抹去。

  抹去所有音,让其不存在!

  而音不存在,融音的身影要是不自己出来,那么同样也要被抹去!

  于是下一刹,许青的身影不得不从音中显露!

  就在其出现的瞬间,一只红色的大手,在许青的上方笼罩!

  此手具备七指,成赤色,每一指都是五节指骨,看起来诡异的同时,又如来自黄泉!

  此刻出现后,遮盖了许青的天,占据了他的世界,向着许青这里,一把抓来!

  没等落下,掀起的威压就使得许青身上的裂缝更多,好似被天地镇压!

  仙银如血一般,再次流淌,那种身体要支离破碎的感觉,还有灵魂被碾压的虚弱之意,使得生死之念,成了滔天大浪!

  欲淹没所有!

  许青口中鲜血喷涌,目中更为赤红!

  危机关头,他神情露出果断,没有半点迟疑,双手抬起,向着四周蓦然一挥!

  顿时自爆的波动,在这千里惊天而起!

  这一处战场,是许青为龙辇巨人所布置的千里冥域,其内他布置了太多的神源,可以让他的神权于此地更好发挥!

  如今随着自爆波动的扩散,眨眼间,千里冥域无声爆发!

  大量被他布置神源的地方,成了一个个爆裂点,足足数百,此刻齐齐崩溃,每一次爆开,这里的恐怖就增加一分!

  最终全部炸裂后,形成了惊世的风暴,以许青为中心,向着上方横扫!

  直奔笼罩而来的巨大死手掌。

  虽这全部的过程,因抹去权柄的存在,从始至终都是无声无息,可这风暴内闪耀着紫月之光,还有毒禁之力,使得千里风暴被加特,威力更胜!

  最终越来越大,如海底神山的爆发,卷动逆天之势,向着抓来的主宰之手,狠狠一撞!

  那主宰大手,在半空一顿!

  风暴将其支撑。

  可主宰如神灵,这风暴虽浩瀚,但也只能让其一顿罢了!

  最后还是骤然落下!

  轰击海底!

  千里范围的海底平原,顿时碎裂,凹陷成了一个巨大的深坑!

  可这二股力量碰触,终还是一定程度上略微化解了抹去权柄之威,使得声音微弱的传了出来!

  一开始还轻微,可瞬息间,就骤然扩散!许青要的,就是这散出的声音。

  几乎在声音传出的刹那,他身影在承受了重创下,借助此声,融音远去!

  鲜血,喷洒在了海水中!

  仙银,流淌在了虚无内!

  声音所过,一片银红!

  而声音内,许青的意识逐渐模糊,神念也在溃散,可依旧全力逃遁!

  所去方向,是他冥冥所感,如今正向此地走来的龙辇所在…

  与此同时,在许青这里生死危机的一刻,于圣澜大域之外,衣族所在的大域内,一处五颜六色的衣团里,二牛正呼呼大睡!

  他的四周,都是各种各样的女子衣服,将其簇拥!

  显然他在衣族很受欢迎,也有很多可以一起睡的好朋友!

  如那只手套,如今就躺在他的胸口上,手指在那里绕着圈圈……

  直至下一瞬,二牛忽然身体一震,猛地睁开眼!

  他的苏醒,也使得四周的衣团纷纷醒来,彼此漂浮在他的四周,那只手套一样这般,在二牛的面前比划了几个手势,似在问询二牛怎么了!

  二牛挠了挠头,脸上露出迷惑!

  “没啥,就是做了个噩梦!”

  “梦里,小阿青似乎想要说些什么…”

  “这个,梦好奇怪!”

  二牛喃喃,那些衣团听闻后,各自飘舞,似在安抚!

  “你们说的也对,可能是我这段时间太累了,你们还要给我按摩?”

  二牛舔了舔嘴唇!

  “行吧,那就继续睡会,你们给我按按好了!”

  说着,二牛兴奋的躺了下来!

  可下一瞬,他忽然又坐起!

  “不行,我还是回一趟南凰洲吧,总感觉好像有什么事发生了!”

  “你们要是不舍得我,和我一起去?”

  ―本章4000字,我继续去写。

【在阅读模式下不能自动加载下一页,请<退出阅读模式>后点击下一页阅读。】

点击下载光阴之外全本TXT合集